“大尺度版美人鱼”?这部R级神片终于来了

铺子今天是来还债的。


去年九月份,我曾经为大家推荐过一部奇幻片。


当时此片,刚斩获了威尼斯电影节的金狮大奖。


忘记了的童鞋,戳▼。



载誉而来的它,那会只闻其声响,却不见庐山真面。


这样凭空吊起了大家的胃口,让铺子觉得很是愧疚。


好在,最近这片终于出了。


果然这才是高逼格,大尺度的神片——


水形物语

Shape of water



书接上回。


话说去年,此片作为一怪物电影,拿下了艺术片的至高成就。


算是创造了一系列记录。


但传奇还远远没有结束,就在目前火热举行的北美颁奖季上。


据统计,它一共被十几个电影节褒奖,拿到了六十多个提名。


日前,更是斩获了金球奖的最佳导演大奖和制片人公会大奖。


导演吉尔莫·德尔·托罗


制片人公会奖和金球奖一向以来,素有“奥斯卡风向标”之称。


这些奖项,也标志着此片必是本届奥斯卡的第一梯队的选手。


这对全世界的怪物片影迷来说,是一个极大的鼓舞。


但对于导演陀螺来说,这是他写给电影的一份情书,是一次自我表达。



之前我们也说过,他是一位标准御宅族。


游戏、漫画、手办、电影都是他的挚爱。


知名游戏制作人小岛秀夫的新作《死亡搁浅》里,


陀螺还通过捕捉技术饰演了一位非常关键的角色,


宅到这个地步,也是没谁了。


《死亡搁浅》


而在一堆玩物中,他最喜欢的就是怪兽怪物了。


他所拍摄制作的电影电视,大多都是此类型的。


无论是电影处女作《魔鬼银爪》,还是大热电视剧《血族》;


无论是商业大制作《坏太平洋》,还是很艺术范的《潘神的迷宫》。


《潘神的迷宫》


当然,他不是人民币和美金,不可能人人都喜欢陀螺的风格。


厌恶者一直以来都不曾缺过,这种“装神弄鬼”不是所有人的菜。


但喜欢的,也正是爱这种奇幻诡异的华丽浪漫,以及那一抹温情。


从这个角度来说,《水形物语》绝对算是《潘神的迷宫》后,他的最佳。


故事发生在1963年的美国巴尔的摩,这儿有个军方的研究所驻扎,


主角伊莉莎(莎莉·霍金斯饰)就是该研究院外聘的一个本地清洁工。



因为口不能言语,这让她朋友非常少,满打满算就只两个。


一个是邻居,一位画家老头,名叫吉尔斯(理查·詹金斯饰)


另一个是她的同事,名叫“泽尔达”(奥克塔维亚·斯宾瑟饰)



忙时同泽尔达一起工作,闲时陪着吉尔斯看下电视。


她的生活就是这么简单明了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


压抑的感觉,这是电影的第一个关键词。


越压制越渴望,伊莉莎也试图让自己饱满一点。


夜深人静时,她会躺在放满水的浴缸里,自慰。


这种刺激强烈,但是却很短暂。


空虚仍是悬而未决的一个问题,直到某天。



美国军方在南美的亚马逊流域内,抓到一只男性人鱼。


身上有鳞片、鱼鳃等水域生物特征,但它却像人一样直立行走。


它还有一种神异的功能,再重的伤势,它摸一下,都完好如初。



外形独特,又能力惊人。


亚马逊当地的土著们把它当做神灵,还为它修了一个神庙。


得知此消息,美国又很自觉地从世界警察变成新殖民者了。


大兵们闯入庙宇,花了一番功夫,终于逮到了这个生物。


然后,它被送入了巴尔的摩的研究所。


在这个冰冷残酷的地方,伊莉莎遇到了它。



先是隔着水箱对望,再是互相试探。


当伊莉莎打扫时,鱼人露出了一个头,暗中观察,


伊莉莎也仿佛感受到了,好像被一道目光注视着。



用餐时间,伊莉莎煮了鸡蛋,放在了水池旁边,


鱼人蹑手蹑脚地拿走了,并害羞地又扑进水里。



一来一往,一呼一吸之间,一段人兽奇缘开始了。


这段感情虽然简单直接,但陀螺导演却表现得极富想象力。


他本就是美工出身,曾拜在化妆大师迪克·史密斯门下学艺。


这为他那些天马行空的想法,插上了作为依靠的翅膀。


《水形物语》里,有一场戏就堪称年度奇观。


伊莉莎家的卫生间里,伊莉莎和鱼人在其中尽情遨游。



泛着碧绿的光影色调下,仿佛静止的时间里,唯美又纯净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《水形物语》的成本只有不到两千万美元。


因此它的特效走的是精,而非依靠数量的堆叠做视觉轰炸。


但这恰恰正好,因为这样的场景哪怕仅有一个,就足以让人记忆深刻。


同时,这样漂亮的外在,又与电影所营造的幽暗氛围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
首先是背景,剧本的年代正好对应美苏冷战的高峰期。


当时的美国国内,盛行着麦卡锡主义,疯狂抓捕可能的马克思主义者。


这让整个大环境显得幽冷肃杀,如果再加上阴雨天气,那真是很压抑。



因为每个人心里都崩紧了一根弦。


尤其是公职人员,研究所里的人随时都在怀疑是否有苏联间谍。


你可能说他们是被妄想迫害症,但保不齐,是真有克格勃特工。


大环境的消沉,又加剧了小范围的消极。


伊莉莎脖子上有伤痕,声带受过很损,得用手语表达,


长得也不漂亮,一人独居又没有家人,更没什么天赋。



陀螺还用了一个对比,来展现这种生命的空旷。


伊莉莎住在影院的楼上,楼下是两三只独自来看电影的人。


一般来说,一个人看电影已经算是惨状了,至少今天这样。


但两个镜头切到一起,你会发现伊莉莎才是最孤独的那个。



因为,起码这些人还有一个爱好,让他们有所惦记。


最大的寂寞,莫过于不在乎。


伊莉莎就堪称这种,她的朋友们也是。


吉尔斯是个同志,在那个年代,算是异端了;


泽尔达是个底层黑人妇女,夫妻感情还不好。



残疾、性向、种族,他们都是弱势群体。


甚至包括那只人鱼也是,它是异乡来客。


它从贫穷落后的南美,来到全世界最强盛的国家。


但等待它的不是鲜花与赞歌,而是冰冷坚硬的实验室。



因此,如果说这片是两个物种的碰撞,那不如说是一个群体的自怜自爱。


这种极致的孤独感来源于陀螺的自身经历,他是来自墨西哥的超级宅男。


年少时,移民到美国,一个少数族裔再加上喜静、不喜交际,让他成了同学眼中的怪胎,甚至说怪物。


而鱼人与伊莉莎就像是,他把自己拆解成了两半边,一面与另一面交了下心,谈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恋爱。


他厌恶一个人,同时又感谢这种孤独。


这让他乃至片中的每一个“他”更珍视每一次摆脱它的机会。


只要认定了,他们就决计不会放手。


伊莉莎,认定了鱼人之后,她敢于为爱而冒险。


在邻居面前,她口不能言,只能比划,但却如此有力,如此坚决。



她的真心与勇气尽在这些手势里了,言辞反而显得累赘多余。


我的存在,我的经历,都是为了将我带到这里,与它相遇。

当它看着我,它看不到我的缺陷,看不到我有多不完整,

只看到我本人,我的真实。

而且,每一天,每一次,

它看见我,都会感到高兴,

除非我死了


她肯为所爱赌上一切,她的朋友也愿意陪同。


吉尔轻轻地说:


我找不到其他人聊天了


泽尔达的老公想阻止她通知伊莉莎,一向在丈夫面前比较懦弱的她,


这次她毫不犹豫推开了,并抬高了语调,训斥道:


你不会明白的。

说什么都没用,你永远明白不了的。


在这个不完美,甚至丑陋的世界,他们拥抱彼此就足够了。


只因他们都感受过,所以把仅有的或将有的,都视作珍宝。


这是少有的,能将孤单塑造得如此美丽的电影。


原来,一个人不一定是没得选,还可能是不将就,


因为一旦做出选择,就意味着一份全身心的付出。


那种感觉会包围你,就像电影里这首诗所写:


无法描述里的形状,我感觉到你围绕着我。

因为你的存在,我满眼都是你的爱意。

它让我的心变的柔软,你无处不在。


最后,愿你在这喧嚣的时代,也能紧握这份孤独的美好!


电影铺子

微信 | movpuzi

电影大餐、生活甜点,荤素搭配,常吃不累

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

    收藏此文 赞一个 ( ) 打赏本站

 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

    • 打赏方法如下:
    • 支付宝打赏
      支付宝扫描打赏
      微信打赏
      微信扫描打赏

    影评网本文地址 » /yingping/1294.html

    评论

    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       
    验证码:

    更多阅读

    韩国素媛性侵案,凶手就要出狱了...

    各位还记得2013年韩国那部关于性侵女童的电影《素媛》吗?那部片子根据韩国真实案件改编,被性侵女孩当时才8岁,而这起事件的凶手,明年即将出狱...